[转帖]追凶19年:被子弹击穿的父子人生 【猫眼看

时间:2020-12-03 12:19       来源: 未知

文|新京报记者曾金秋

得知卢天祥被抓的那一夜,党锁锁兴奋得睡不着,他带上助听器,独自出门,在县城里走了一个多小时。一家人决定,到包头去。

[转帖]追凶19年:被子弹击穿的父子人生 【猫眼看




案发前党锁锁一家人。新京报记者曾金秋翻拍

78岁的党锁锁最近难得“奢侈”了一次——坐了飞机,住了50元钱一晚的旅店,下了馆子,还点了土豆丝、炒饼和米饭。

过去19年,这样的消费几乎不会发生。

2001年8月,党锁锁的两个儿子相继在一起枪击案中丧命,嫌疑人卢天祥当场逃逸。

案发两年,案情迟迟没有进展,他独自踏上了追凶之路。

每年,他有10个月都在路上,出门前,随身带上饼子、馒头和一口用来煮面的锅。白天舍不得买菜,就在市场捡一些剩下的菜叶子。到了晚上,便住五元一晚的床铺,即便住宿费逐年上涨,变成七元十元,他一年的花费也只有几千元。

得知卢天祥被抓的那一夜,党锁锁兴奋得睡不着,他带上助听器,独自出门,在县城里走了一个多小时。一家人决定,到包头去。

包头落网

19年过去,党锁锁已经习惯每晚躺在床上预演着卢天祥可能的结局。他通常晚上9点睡,半夜12点醒。时不时会梦到儿子,醒来双颊都是泪。睡不着时,就在房间走来走去,起床挑水。

这间面积不到10平米的出租屋,位于山西省临汾市乡宁县公安局附近。老伴去世后不久,党锁锁就搬到了这里。屋子里最大的家具是一张小床,唯一换气通道是厨房排气窗。冬天冷,一开窗就灌风,党锁锁索性不开,任凭屋子里弥漫着发酵的气味。家人买来的米面,他都整齐地堆放在厨房。不睡觉时,就将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再把一个明黄色塑料袋放在上面,里面全是案件材料。

这是陆续积攒了十多年的材料,党锁锁总带在身上。有些材料沾上了酱汁、油渍,还有的发黄了、破损了,他都一一留着,用A4纸粘在背后抢救一下。

[转帖]追凶19年:被子弹击穿的父子人生 【猫眼看




党锁锁在公安局旁的出租屋。新京报记者曾金秋摄

2020年8月30日晚,他照常躺在床上琢磨着追凶这件事,想着卢天祥或许已经死了。

乡宁县公安局长突然打来电话,“卢天祥抓到了,在内蒙古包头。”

“这太好了,心里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了。”他这样说着,但还是失眠了。于是穿好衣服,戴上助听器,出门转了一个多小时。

第二天,家人从乡里的派出所拿到了嫌疑人照片。照片上的人右眼乌青,头发也有些白了,看起来微胖。这和党锁锁记忆中的卢天祥大不一样,他费了点劲才认出来。

11月13日,该派出所民警告诉新京报记者,2020年8月下旬,他们发现一个微信昵称为“亲圪蛋”的人。此人性别显示为女,但本人是一位叫“董杰”的男性,还付过嫖资。

在“董杰”被电话传唤时,他经常挂断,甚至是关机。民警感到蹊跷,追查到了“董杰”经常活动的区域。

警方说,“董杰”看到身着制服的警察,立即跑进附近小树林。为躲避抓捕,他还用木棒击中了民警薛磊的头,咬了辅警赵宏的手臂。一番纠缠后,两位警察合力将他制服。

审讯持续了40多个小时。起初,他跟民警承认,自己“确实嫖娼了,接受处罚。”他自称是保定长大的孤儿,从小跟人学手艺,还能说一口保定话。但照相存档时,他“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做别的小动作,总是不配合。”

经过技术比对,警方发现,“董杰”是公安部于2010年12月16日通缉的B级通缉犯卢天祥。通缉令上描述,卢天祥身高在1.76米左右,留长发、八字胡、长方脸。

包头民警查看了卢天祥在包头的住所,除了床铺,就是瓦工工具以及一辆电动车,墙角堆满了白酒瓶子。

警方称,卢天祥每月靠做瓦工,能挣到3000元到4000元,住着一间20到30平米的小房子,月租100元左右。“他平时很少跟人打交道,周围的人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搬过来的。”

祸起矿权纠纷

卢天祥向包头警方供述,2001年,他在临汾承包了一个铁矿,因为开采问题与自家亲戚发生纠纷,被拘留15日,因此怀恨在心,出来后,他与亲戚再次发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