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爱》《佐罗》《虎口脱险》……这批手稿见

时间:2020-12-04 07:01       来源: 未知

走进广播大厦,穿过一面写有“演员配音要‘有神’”的白墙,记者前两天(2日)来到上海电影译制厂的混录棚。棚里长桌上,摊平放着一眼忘不到尽头的档案袋,另一头是堆叠起来的电影胶片盒。档案袋旁的纸张多数已经泛黄,仔细一看,原是上译厂所藏《简爱》《佐罗》《虎口脱险》等16部经典译制片的电影翻译手稿。
这批译制片档案,其中部分一直珍藏在上译厂党总支书记陈锦培办公室的一面大柜子里,此番首度向社会公开展示。记者获悉,上译厂共保存了近万件1949年以来的译制片档案,这批档案近期将参加由上海市档案局组织开展的第三批市级档案文献遗产的申报评选。

《简爱》《佐罗》《虎口脱险》……这批手稿见




上译厂创始人、老厂长陈叙一
上译厂配音演员、译制导演曹雷就站在长桌旁,受疫情影响,这位年届八十的老人今年已很少出门,但上译厂她一定要来。“这是回娘家了。”她一连说了好几次。尽管年事已高,但聊起在上译厂时的配音工作,记忆却好似更加深刻。“外国电影进来了,全厂先看一遍,然后交给翻译,此时翻译出来的是‘初对本’,是用来对戏的。这之后,译制导演、翻译、口型员三人坐一起,数着影片上外国演员说每一句的口型,到底能装多少中国字。”聊到兴起,曹雷举例,英文的“Hi”,最多一个字;但“Howareyou”就能对应三个汉字;“数完口型,还要熟悉整部戏里的人物关系,把电影吃透,这样才能琢磨出‘复对本’。”曹雷说,上译厂有一套完整、科学做译制片的方法,沿用到了现在。

《简爱》《佐罗》《虎口脱险》……这批手稿见




当年上译人为译制片配音的工作场景(话筒前站立者为李梓)
长桌上,就有曹雷和同事们当年一笔一划写下的影片原语言剧本、翻译初版本、台词本、完成本等。然而,很少有一份档案“干干净净”。无论是台词本还是初对本,都以手写居多,偶尔有几份打印稿,台词间都是密密麻麻的修改痕迹。如今的上译厂翻译夏恬记得,有次翻阅这批档案时,看到有一页沾了茶渍,“前辈还在这一页后面补了一张纸,就怕湿了后没法保存,从这就能想象到前辈工作时的状态”。她说,透过档案,就像一次穿越时空的会面,“现在我们也是这样,一杯咖啡,深夜挑灯夜战”。

《简爱》《佐罗》《虎口脱险》……这批手稿见




当年上译人为译制片配音的工作场景(话筒前站立者为富润生)
上译厂成立于1957年4月1日,其前身是1949年11月16日成立的上海电影制片厂翻译片组。70多年来,上译厂从无到有缔造了中国译制片的黄金年代。陈锦培介绍,目前上译厂已保存1949年以来的译制片档案近万件,主要包括译制片翻译剧本、电影胶片、电影海报、工作照、部分电影的获奖证书等,此外还有部分译制片导演、翻译、配音演员的艺术创作总结、口述实录等。其中,最珍贵的莫过于千余部译制片的翻译剧本,包括《简爱》《魂断蓝桥》《佐罗》《叶塞尼亚》《虎口脱险》《希茜公主》《斯巴达克思》《巴黎圣母院》《音乐之声》《望乡》等的原始档案。据悉,通过对这些译制片档案的守护、梳理、挖掘、利用,上译厂未来将策划以展览、分享会、声音纪念馆等形式,向大众展示译制片的珍贵历史记忆。

《简爱》《佐罗》《虎口脱险》……这批手稿见




上译人为译制片配音的工作场景(话筒前站立者为刘广宁)
档案参观结束,又经过同一面白墙,方知此话出自上译厂老厂长陈叙一之口。与之对应的另半句是“剧本翻译要‘有味’”。“老厂长有时候在翻译一个本子,一边吃着饭,拿着筷子也不夹菜,就在那‘点点点’。干什么?他脑子里已经在考虑翻的那句话的节奏。还有一次想着翻译,洗脚的时候袜子没脱,就把脚搁进去了。这是他在家里闹的笑话。”曹雷的话在耳边响起,“老厂长一直到弥留之际,已经昏迷了,手还在那打着翻译的语言的节奏。不知道当时他脑子里想的是哪个本子?”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