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周刊

时间:2020-11-24 18:38       来源: 未知

原标题:文化周刊 | 爱的游戏
爱的游戏
■ 刘小军
搬进新居,与对门邻居的男人相识如故。一个周末,我走进他家。还未进屋,就听见屋内传来男人兴奋的声音:“我在这里,在这里,快来抓我啊!”
我跨进去一看,不由得乐了,原来男人用一块绸布蒙住小女孩的双眼,父女俩正在玩盲人抓人的游戏。
后来,父女俩把游戏从家里搬到了外面。
有一次,眼看小女孩就要撞在楼梯的栏杆上了,我一个箭步冲过去,扯开小女孩眼睛上的绸布,说:“在楼梯上玩这种游戏,太危险了!”“没关系,这个楼梯我已经很熟悉了。”小女孩一见是我,露出两行洁白的牙齿。
走在后面的男人朝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她现在已经训练得很好了,即使闭上眼睛,也能知道楼梯在哪该拐弯了。”
“为什么你要和她做这种无聊的游戏呢?”“她的眼睛患上了一种色素变性,医生说,要不了两年,她的世界就会一片黑暗。”男人脸色凝重地说,“我用布蒙上她的眼睛,让她提前体验一下黑暗的生活,训练她在黑暗中生活的技能。”
“可是,孩子知道吗?”
“还不知道。可我和她说了,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不幸的人,有的人耳聋了,有的人手或腿没了,但他们也活得很好。病魔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每个人都应该做好挑战它的准备。所以万一某天病魔降临到你的身上,比如,让你失去一双明亮的眼睛,你要有足够的勇气,并从现在起就做好准备。”
三年后,对门家小女孩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小女孩被送进了盲人学校。我没有听见小女孩的哭声,也没有听见一家人唉声叹气的声音。他们的家依然发出欢声笑语。(刘小军)

标签:

友情链接():